首页 > 玄幻小说 > 迷途的叙事诗

迷途的叙事诗

第九十五章 没什么好怕的……

作者: 刹那辉煌

    “一个上午了……才卖出去三本……”

    穿着白色的T恤和显得有些松垮的吊带裤,戴着大帽子以及黑框眼镜,作伪装打扮的金发双马尾美少女坐在摊位的后面,看着摊位上依然摆放得满满当当的刊物,满脸的失落。

    “呵呵,这就是泽村同学早上向我夸耀的「实力」吗?”

    在旁边,一个正在文静的阅读着手中的读物,身材丰腴的黑发女生闻言,立刻就抬起头来毫不留情的发出嘲讽:“还说什么一定会让我大开眼界,现在看来还真是大开眼界呢,只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

    “霞之秋诗羽!你……你……”

    金发少女瞬间就炸毛了,她一如既往的是火药桶脾气,非常的好懂,更加别说对手还是霞之秋诗羽了,一开口就精准的打在了她的燃点上,怎么不能够让她跳脚。

    “我?我怎么了?”

    黑发少女笑眯眯的反问道,故作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样子,还放下手中的书本,刻意的挺了挺胸膛,那澎拜汹涌的波涛,理所当然的对身材贫瘠的金发双马尾少女造成了二次伤害。

    语言攻击!

    补刀×2!打出真实暴击!

    如此高的伤害,再加上总是弱点攻击判定,泽村·斯潘塞·英梨梨瞬间残血,她气得浑身发抖,举起的手臂颤巍巍的指着霞之秋诗羽,却没有能够说出一句话来。

    “好了好了,英梨梨你别这样……”戴着大圆眼镜的男生叹了口气,这两个人又来了,她们是八字不合还是怎么的,为什么就没有一刻是不吵架,不针锋相对的呢?

    “都是你,为什么要答应这个女人让她也过来,明明就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双马尾愤怒对着安艺伦也怒目而视,比起霞之秋诗羽这个可恶的奶牛,这个家伙的不作为才是更让她生气的。

    “不是,英梨梨,我只是和你说了说,你也同意了的啊……”

    “你还说!”

    “好了好了……”安艺伦也有些招架不住,举起双手在身前摆了摆,头疼的转移话题,“说起来,今年的漫展感觉有些冷清啊。”

    他看着会场,忍不住的这么叹了口气。

    或许不知情的外人会觉得会馆里很热闹,到处都是人,但是他却知道今年的状况有些冷淡,毕竟往年才真的是人山人海,基本上走不动路的那种,像是现在这样,到处都有人但是到处都能够随便去的情况……

    还不能够说明问题吗?

    “没办法,那个游戏对于社会的冲击未免太大了一些……”霞之秋诗羽平静的说道,“政治、经济、民生、娱乐,就没有不被它波及到的,至少在这段热潮过去之前,什么都是会受影响的。”

    “我知道,我知道……”安艺伦也连连点头,他其实也对那个号称第二人生的游戏很感兴趣。

    什么时候,人类能够拿出这样的黑科技了?

    但是偏偏这么多国家都流行,都在背书,虽然显得有些奇怪,但是貌似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只可惜的就是名额有限,就连那些资产阶级都抢不过来,他暂时也不奢望太多就是了。

    只希望就像是电视上大臣说的那样,争取能够在一两年之内完成普及吧。

    “你们……别无视我啊!”英梨梨气得不行,一边磨牙一边死死的瞪着霞之秋诗羽,不过很快又发现这样不行,于是转移目标试图用眼神杀死安艺伦也这块木头。

    “咦?”

    安艺伦也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危机感,他只是眼睛一亮,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果断的就从摊位之后冲了出去。

    “夏冉同学,你来了!”

    ……

    ……

    “夏冉同学,你来了!”

    边上陡然冲出一个陌生的男生,很是高兴的一把抓住了魔术师的胳膊,他很是开心的样子:“你是看到了我之前发给你的邮件了吧,不过一直没有回复,我还以为你是故意没理会我呢……”

    邮件?

    什么邮件?

    夏冉眨了眨眼睛,脸上却是迅速的露出了亲切的笑容:“是啊,我看到了你发来的信息,不过没有回复主要是因为当时事情太多太忙,绝对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毕竟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来着……”

    他相当亲切的反过来抓住这个男生的胳膊,用力的摇晃了几下,以示友好。

    “我就是说说啦……”安艺伦也笑着说道,紧接着他热情的发出邀请,“要过来我们摊位看看吗?”

    “可以可以……”夏冉连连点头,“只是还有一个问题——话说你是谁来着?”

    “……”

    “……”

    空气微微安静。

    “你是认真的吗?”边上的绵月依姬挑了挑眉毛,也是忍不住的吐槽出声,在她身旁的姐姐丰姬则是笑眯眯的,气质显得安静而又温柔,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当然不是了,我怎么可能会记不住呢,伊藤同学对吧。”魔术师拍了拍男生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就是最好的朋友吗?

    一个念头在安艺伦也脑海里迅速划过,不过他也没有真的当真,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又来了,夏冉同学……”都已经试过很多次了,他当然知道这是对方独特的开玩笑方式。

    “话说回来,这两位是……”他看向了魔术师身后的两位月之公主殿下,带着一些好奇。

    很漂亮的两个女孩子,他这么想着。

    超凡者的生命特质其实是非常明显的,别的都不说,光是表象声色就已然有质的飞跃,过于超脱而失真的气质让人只是看着就会感到明显的不同,也容易引起过多的不必要关注。

    ——毕竟就像是火柴人的世界里出现了精致的3D建模一般,任谁都会下意识的觉得「他和我们的画风不一样」……

    因此,幻术遮蔽、精神干扰等方面的保护色层,其实一直都在发挥着作用,只有本身就进入了这个圈子的人才能够不受影响,一般人看到的都已经是滤镜过滤之后的景象。

    只不过并非是美颜相机的那种「美化」滤镜,反而是起到一种「丑化」的效果,让普通人的感受不至于超出常识认知的范畴。

    “哦,就是刚刚才在漫展上认识的两个朋友,我也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夏冉很是敷衍的随口介绍了一下。

    绵月依姬的表情毫无变化。

    这个时候,魔术师已经走近了旁边的摊位,很是友好的和两个女生打了个招呼,虽然他同样也没有记住名字,不过这一点不是问题,只要不叫名字的话,就不会有这种尴尬了。

    就像是在路上遇到熟人打招呼,却想不起对方的名字,但是完全没关系,微微一笑或者也打个招呼,不用管对方是谁,只要不叫名字就都可以聊下去,完全没有问题。

    英梨梨和霞之丘两人也恢复了正常,不再是针锋相对的样子,表现得很是淑女的样子。

    “说起来,夏冉同学,你今天就是自己来的吗?”安艺伦也开口问道,“雪之下同学没和你一起?”

    他觉得这个问题不用避讳,毕竟全学校都知道这一对,不结婚的话很难收场,装作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未免太假了一些。

    “没有啊,雪之下同学她不是就在我身后吗?”

    魔术师淡定的说道,伸手拿起了摊位的一本同人本,随手地翻阅了一下,紧接着微微一愣。

    明明封面这么正经,画风这么精致这么细腻,怎么内容却是这么的让人喜欢……啊不对,是这么低俗不堪呢?他默默的合上本子,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画师本人。

    英梨梨却是一点儿都不在意的样子,脸不红气不喘的,她才不会因为被认识的人发现自己画本子,就感觉到难为情,毕竟父母都知道这件事,甚至支持她的事业来着……

    这种事情并不足以让她社死。

    同一时间——

    “雪、雪之下同学……”安艺伦也有些愕然的看着在魔术师身后静静的站着的那个黑长直少女,“我、我刚刚没看到你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这两天忙昏头了,所以才会出现这么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明明这个女生好像从一开始就站在那里的样子,自己刚刚居然看到了也没有反应过来,还问出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

    等等,真的是自己的问题吗?还是说是这位雪之下同学,也有了

    “没什么……”

    穿着淡黄色的休闲装束,梳着双马尾的少女平静的说了一句,接着她也是微微蹙起纤细的眉毛,似乎对情况不是太了解的样子。

    毕竟她刚刚都还在自己的家里,才应对完父母的问题,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怎么突然间就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周围到处都是摊位,还有很多奇装异服的人,比起超市搞活动还要热闹……

    而在边上的绵月依姬则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魔术师的脚下,确认他身后的影子突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个突然出现的梳着双马尾的黑长直少女,仿佛自始至终都一直跟在他身旁的样子。

    理所当然,一点儿都没有出现得太过突兀的感觉。

    就连她都险些觉得是自己刚刚忽略了这个少女的存在感。

    “你在看什么?”

    雪之下雪乃也不慌乱,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自己目前的情况,但是看着前面的那人的背影,心中就已然安定了下来。

    她轻快的走上前去,开口问道,同时伸手想要拿起魔术师刚刚放下的那本同人本。

    “没什么,等等,别看了,这个真的没什么好看的……”夏冉果断的拉住了他的手腕,轻轻摇头,“不骗你,这种艺术对于雪之下同学你来说,还为时尚早。”

    “这种艺术对我来说……为时尚早?”

    雪之下轻轻蹙眉,这是什么说法?既然是艺术的话,接受起来哪有什么早或晚的讲究?

    夏冉没有让少女多想,只是果断地准备转移话题,他转身打量了一下她,然后眉开眼笑的说道:“话说双马尾不错啊,雪之下同学,很少见你会作这样的打扮,很漂亮也很可爱呢……”

    “你、你你你你——你在胡说什么?!”

    少女先是讶异地微微歪着脑袋,像是在疑惑什么,足足一秒钟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听到了什么,顿时就红着脸故作凶狠的瞪了他一眼,似乎是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害羞,还想要挣脱他的手掌。

    尽管前天才被告白过,可是这种直接的赞美还是让脸皮薄的她受不住,尤其是在这种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更是有种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像是被公开处刑一般。

    前所未有的体验,让少女有些慌乱。

    “没有胡说啊,就是说你今天很漂亮很可爱,当然我的意思是以前也一直都很漂亮很可爱……”

    夏冉理所当然的重申道,一本正经的再来了一发直球,他要是直接起来的话,是从来都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的。

    “唔,你、你别说了……是天气太热,脑子坏掉了吗?”

    雪之下努力的故作镇定,她一边捋着刘海,一边游离着视线,似乎为如何组织语言而苦恼,只是语气在软弱之中却又带着安心的味道……同时又与羞愤恼怒的感觉混合了起来。

    突然将她拉过来这里,还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样的话,她自然无论如何都习惯不了,一时间难以冷静下来,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嘁,酸臭的味道……”

    摊位后的英梨梨低声嘀咕了一句,伸手摆正了自己的同人本,紧接着又看见安艺伦也与可恶的大胸学姐下意识对视的一瞬间,顿时就觉得血液上涌,气不打一处来。

    烦死了!

    早知道就不来了!

    “好,那就不说了……”夏冉微微的笑了笑,只是没有放开少女尝试挣脱的手掌,依然紧紧握着。

    “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稍稍冷静下来,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雪之下有些担心的看着他,她觉得这情况有些反常,仔细注意的话,也能够察觉到对方眼眸深处隐藏得很深很深的那抹疲惫与倦态。

    “没有啊,就是突然想见你了……”魔术师这么说道,还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是吗?”

    雪之下深深的看着他,不满地撅起嘴,虽然知道这人是不想让自己担心,但是总是什么都不和自己说,实在是让她生气。

    “我姐姐说,如果你突然变得这么反常的话,可能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心虚的事情……”

    “别听你姐瞎说,她就是嫁不出去才想离间我们。”夏冉果断的矢口否认,“我可没有做过什么心虚的事情,绝对没有,肯定没有,没什么好怕的……”

    “找到了。”

    冷淡的声音传来,径直打断了魔术师信誓旦旦的保证。

    “……”

    “……”

    夏冉转过头去,只见人群之中让开了一条道路,戴着宽大的尖尖女巫帽子的欧提努斯从其中走过来,在其身后跟着一群人,她们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因为周围闪光灯不住的亮起。

    人群之中还有惊叹声传来,类似于什么“哪家的神仙cos”、“我的天!太还原了吧”、“炮姐炮姐看这里”、“泪爷啊啊啊啊啊”这样的奇奇怪怪的声音传来。

    有些狂热的粉丝大喊大叫着,感觉今天来漫展,真是自己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了。

    “欧提啊……你们怎么来了?”

    憋了一会儿,夏冉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我不想再留在那个世界了,所以就想要离开那里,不过暂时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就想要来你这里先看看。”单眼少女理所当然的说道,“至于她们,是听说我要来你这里,所以也想要跟着过来看一看……”

    这人当时走得那么果断,那么快,当然不会让人放心了。

    甚至御坂美琴等人怀疑是不是他根本就没有活过来,当时的那短时间只是回光返照,等到要消失的时候,才会说了那样的一个理由来敷衍搪塞她们而已……

    因此在欧提努斯要过来的时候,她们也非得过来确认一眼才行。

    “不是,我是说你是……算了。”

    夏冉举起手来想要捂脸,却发现自己的手在这个时候被雪之下反握住了,这一刻双方的地位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

    单眼少女却是误会了他的意思,也举起手来:“因为你送我的戒指,所以我就找过来了。”

    “……”

    “……”

    炎热夏日的会场里突兀的陷入了安静之中,周围不少的围观群众都向着夏冉投去了鄙夷的视线,毕竟就在不到半分钟之前,他们才听到这个人渣对着那个双马尾的黑发少女说过的话,结果现在另一个女生就找上门来了?

    其实欧提努斯的话语很简单,因为立约之戒在她手中,她才能够据此找上门来。但是在不知内情的人听来,却又能够解读出另外的意思。

    “因为送了戒指,所以现在找上门来了啊……”

    雪之下边说着,边把手指抵到嘴边,她侧脸的样子很好看,仿佛在考虑着这句话的具体含义。

    大约是因为她露出了非常认真的表情吧,夏冉莫名的有种错觉,总觉得她此刻在认真思考着的不是这句话的含义,而是关于怎么杀掉自己的问题……嗯,错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lsqtj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